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2018年 不锈钢迎来特色经营时代

时间:2018-01-05 12:01:37 点击:
2018年是中国不锈钢产业经营模式的分水岭,产品同质化导致的价格竞争进入惨烈洗牌新阶段,经营特色化赋予的品牌效应开启市场扩展新征程。11月20日,不锈钢价格与LME(伦敦金属交易所)镍价同步下降,使悲观情绪在市场继续弥漫,镍价跌至8650美元/吨,304热轧窄带新盘随即降至10400元/吨这一新低。不排除炒作争夺的镍价还会再创新低,但镍价不是影响不锈钢成本的唯一因素,不锈钢产品价格无法一味地被动追随,不锈钢产业经营需要特色化创新。

不锈钢产业危机四伏

产量增速下滑。中国不锈钢粗钢产量从2000年的52.4万吨跃升到2017年的2169.2万吨,15年间增长了40多倍。2017年,中国不锈钢粗钢产量仍然保持着11.2%的两位数增长。但在2018年,受经济继续低迷以及价格持续下跌等多重打击,个别冶炼企业开始减产。中国特钢企业协会不锈钢分会同口径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不锈钢粗钢产量同比下降1.37%;尽管第二季度出现好转,但上半年不锈钢粗钢产量同比仍然只增长0.68%;前3个季度,不锈钢粗钢产量为1613.04万吨,同比增长维持在0.68%。

不锈钢制品产量不再增长。中国不锈钢制品产量自2006年以来,一直保持两位数增长。2018年上半年,全国不锈钢日用制品行业的各月产量总体仍均呈上升趋势;但从2018年第三季度开始,全国不锈钢制品产业的形势出现了逆转,产量逐步回落,10月份产量同比下降9.53%。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前10个月,全国不锈钢日用制品产量同比下降1.81%,增速同比下降17.09个百分点。

出口开始下降。中国不锈钢进出口在2010年首次实现顺差之后,出口长期保持高速增长,进口则继续萎缩。2017年,中国出口不锈钢385万吨,同比增长45.12%;进口量从2005年314万吨的峰值下降到2017年82.4万吨。在中国不锈钢出口高速增长的同时,也引发了全球潮水般的反倾销调查,名目繁多,花样百出。仅今年9月份以来,欧盟针对扁平材、冷轧卷板和焊件,泰国针对钢管,土耳其针对冷轧卷板,印度针对304热轧卷板,马来西亚针对冷轧卷板,阿根廷针对餐具等,不断掀起反倾销调查,或者做出反倾销裁定。在全球贸易保护主义重新抬头的大背景下,中国不锈钢及制品出口的制约明显增多。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不锈钢出口量同比下降1.7%,上半年同比大幅下降6.93%至181.02万吨,前3个季度继续大幅下降9.02%至269.41万吨。照此推算,2018年,中国不锈钢出口量将低于2017年,预计下降幅度超过10%。

同质化竞争惨烈。中国不锈钢产业大发展得益于开发200系不锈钢和镍铁生产。2017年,200系(Cr?Mn)不锈钢占中国不锈钢粗钢总产量的21%;进入2018年,200系不锈钢继续高歌猛进,第三季度的产量占比一度跃升到39.3%。装饰材料、日常用品等民生领域大量使用200系不锈钢,由此也导致了民生用品的同质化竞争。尽管不锈钢装饰管、日用品等加工产业已经出现了面向终端用户的区域性转移,形成了许多区域性不锈钢制品加工聚集地,但新聚集地的产品与原有的广东、浙江、江苏等不锈钢制品生产基地的产品种类基本相同,终端用户大体一致,导致一些品种的产量出现结构性过剩,价格竞争惨烈。

在工艺方面,少数企业向五连轧、六连轧等新工艺迈进,相对优势已经凸显。然而,大部分企业生产工艺相差不大,设备功能近似,行业整体水平还不太高。

在布局方面,当前,我国不锈钢产业过度集中在东南沿海,西部的不锈钢冶炼企业只有酒钢集团与金广集团合计年产不锈钢粗钢200万吨左右,不足全国总产量的1/10,与国土面积和人口分布极不协调。而不锈钢制品企业主要聚集在广东、浙江、江苏等东部省份,四川市场的不锈钢制品自给率只有20%左右。大量的不锈钢制品需要经过长途运输和反复中转,才能到达终端消费市场,物流费用大大增加。

新业态下的新机遇

2018年以来,引领全球大宗原料暴涨10年的中国经济开始了艰难转型升级的新历程,大宗原料延续大跌价行情。铁矿石、煤焦、铬、镍、锰等主要原料的销售价格背离生产成本,直接拉低了不锈钢的制造成本。受经济周期制约,各种分析预测显示,不锈钢原料以及不锈钢本身的价格在未来很难再度出现过去10年那样的疯涨行情,这为不锈钢应用领域的进一步扩大创造了历史性机遇。

传统不锈钢产品丰富多彩,传统应用领域的竞争日趋激烈。不锈钢产业赢得未来的重要途径应该是不断拓宽应用新领域,用特色化产品和特色化品牌融入特色化服务的方方面面,打开应用新领域的需求大门,实现不锈钢消费市场容量的再翻番。

不锈钢作为重要的新型工业原料,高铁、船舶、装备、军工等重要领域显然离不开,日用品、水管、气管、建材等民生领域明显受欢迎。仅民生领域,除了锅碗瓢勺等日用品外,法兰、接头、护栏、门窗、桌椅、箱柜甚至手机壳、垃圾箱、屋顶屋檐等各个延展领域,都涌现了各式各样的不锈钢新产品。不锈钢自来水管、不锈钢燃气管具有薄壁化与坚固化等显著优点,产品开发取得了越来越多的积极成果。

美国、欧洲、日本等发达国家在上世纪90年代就基本实现了不锈钢自来水管、不锈钢燃气管的普及,其沿海、潮湿等地区的建筑大都采用不锈钢螺纹钢、线材(3121, 0.00, 0.00%)等抗腐蚀新材料。由于宣传推广力度不大等原因,我国还没有从昂贵高价的固化意识中走出来,尤其是市政、房地产等主管、设计、建设部门没有充分认识到不锈钢普及的资源充足性与成本可行性。此外,中国海岸线长达18000公里,沿海地区的千万艘船只以及各类房屋、众多桥梁等相关设施,每天都遭受着海水、含盐湿气等的自然侵蚀。传统的碳钢建材难以抵御锈蚀损害,需要大量不锈钢建材进行升级换代。如果国家择机出台渔船更新升级的有关鼓励政策,又将开启另一个广阔的不锈钢建材新领域。

习主席要求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增强经济持续增长动力。不锈钢产品替代部分碳钢产品就是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抓手,不仅可以改善生活品质,而且能够提高建筑质量,还可推动消费需求升级。有关部门若从不锈钢的视角去检视饮水卫生、燃气安全、建筑耐用、装饰美观等领域的升级换代,行业协会以及龙头企业从标准制订与行业规范入手,不断示范推广,效果会十分显著。

全球化市场机遇

我国不锈钢产业已经迈入区域布局再平衡和全球化的新时代,不仅从东南沿海向内陆腹地延伸转移,而且也在向东南亚、中亚、中东等海外市场挺进。面对全新时代,不锈钢产业的经营格局正在焕然一新。不仅需要努力抓住国内市场新机遇,而且更应该主动捕捉海外市场新商机。

全球一体化。今年前3个季度,我国不锈钢外贸仍有324.24万吨(进口54.83万吨,出口269.41万吨),如果加上制品和装备等使用不锈钢的间接进出口数量,我国不锈钢产业融入全球市场一体化的特征更加明显。中国?东盟自贸区、上海合作组织、金砖国家等多变机制与“一带一路”等全球化战略正在发挥越来越大的引领作用,必然会带动我国不锈钢产业加快“走出去”步伐。青山集团在印度尼西亚摩罗瓦里(Morowali)投资建设的300万吨不锈钢生产基地已经成为显著的转折性标志,不锈钢产业链企业“走出去”的目标不再局限于铬铁、镍铁等原料获取,更加注重海外资源富集区的生产本地化和销售全球化。

海外大市场。有关资料显示,印度人均不锈钢表观消费量不足2千克,印度尼西亚的人均表观消费量仅0.6千克,均远低于全球5.5千克的平均水平。中国周边的朝鲜、蒙古、中亚、西亚、南亚、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以及非洲、拉丁美洲等发展中经济体,由于经济发展进程相对缓慢,钢铁产业尤其是不锈钢产能严重不足,为中国不锈钢产业“走出去”提供了广阔的海外市场机遇。

近年来,中国不锈钢产业明显坚定了“走出去”的步伐,今年11月份,太钢自主研发生产的不锈钢螺纹钢筋首次走出国门,成功中标文莱30千米长的淡布隆跨海大桥项目,为中国不锈钢建筑钢材(3791, -20.00, -0.52%)打开了新的海外市场大门。此外,许多企业已经远赴俄罗斯、欧洲、南非、伊朗等国外市场开展商贸营销,有些举措已经初具本地化特征。由于受到诸多反倾销的影响,海外市场经营方式也从单纯商贸转向目标市场本地化加工生产。帕迪斯(Pardis)集团看到伊朗解除制裁后的巨大市场潜力,尝试在德黑兰郊区建设不锈钢保税加工流通市场,为中国不锈钢进入伊朗及中东市场提供系统性便利化服务。

经营特色化品牌

短缺昂贵的不锈钢产业旧时代已经远去,质优价廉的不锈钢特色新时代已经到来。我国不锈钢产业从“量增”转向“质变”的升级转型历程,与产业区域分布再平衡、应用新领域拓宽扩大、全球一体化市场新格局等诸多市场机遇交互叠加。潜力市场展现广阔前景,生产经营显露诸多挑战。有关预测显示,我国的不锈钢消费需求可能在未来5年~10年里实现再翻番,不锈钢粗钢将实现接近3500万吨左右的产业规模。如何抓住全球化背景下的市场新机遇?

创新理念驱动。在“互联网+”等创新理念驱动下,不锈钢产业链各行业都呈现出蓬勃的创新气象,迸发出高效务实的新构想,研发出实用的新产品。如高锰高氮不锈钢、超低铁素体不锈钢、双相不锈钢等新钢种不断研发试制并不断推广,宝钢首创国内核电用不锈钢碳钢复合板批量生产能力,上海太阳钢管自主研发的不锈钢复合换热管通过了专家技术鉴定,等等。


企业经营再转型。不锈钢产品从2018年进入相对过剩时代,企业经营模式被迫升级再转型。传统分段式冶炼流程受到了“一体化”成本挑战,常规冷轧工艺遭遇了品质竞争,传统差价营销模式感受了服务比拼。电商时代带动的私人定制理念,已经触动了不锈钢产业各个环节的营销神经。流通企业大力推进量身定制式加工服务,也把冷轧企业推上了宽幅化、精细化、美观化的新征程。

打造集约化模式。在风起云涌的全球整合大时代里,不锈钢行业的整合力度也显著加大,青山集团、金广集团等行业巨头的整合行动早已开始。不锈钢企业结合自身特点,努力延伸价值链,着力打造集冶炼、热轧、冷轧与制品乃至创新产业园为一体的集约化模式,尽量减少或缩短中间流程或生产环节,争取竞争优势的最大化。产业链的集团化整合优势已经显露,由此传导到整合主体企业的经营模式继续升级以及再度向上转型。

特色化品牌牵引。特色化经营的成果是品牌信誉,品牌信誉度的背后是特色支撑。产业发展大趋势无可逆转,注重品牌信誉、坚持品牌经营、创造品牌价值的特色化产业升级势不可挡。不锈钢产业的品牌信誉汇集点包含诸多要素聚合,既体现在履约交收、产品质量、货款结算、支付开票等基本方面,更集中于锐意创新、开拓空间、经营升级、合作多赢等发展领域,还拓展到产业规模、结构匹配、社会贡献等延伸空间。

上一篇:2018中国不锈钢市场发展新格局